无限风光在险峰

上饶市广信区门户网站 www.srxzc.com 来源: 傅小菊 时间: 2016-07-12 08:40:37 阅读:加载中..

  傅小菊

  去年初冬,我先生大病刚刚完成治疗,为了他能愉悦心情,我们一家人去攀登灵山。临近灵山时,坐在前排的小侄女突然叫起来:“姑姑,姑姑,快看,那像不像一幅画?”我透过车窗望去,矗立在眼前的灵山,果然如一幅古老的山水画卷,色彩是那样分明,线条是那样苍劲,气势是那样磅礴。面对如画的风景,沉积已久的郁闷心情豁然开朗起来。

  观光缆车正在修建,我们只好拾级而上。山径在树木竹林里蜿蜒,登山的石级是片石铺就,高低不平,宽窄不一。我先生腰椎严重受损,攀登这样的石级能行吗?我打起了退堂鼓。

  我说:“老公,石级这么陡,我们还是改日吧?”

  “爸,改日吧,等缆车建好了再上吧。”儿子也在一旁帮腔。

  我先生说:“既然来了,就上吧。”

  “你行吗?”

  “还行!”

  我知道我先生的脾气,认定的事,就不轻易更改。我们开始攀登,越往上,石级越陡,也越来越窄,只搁得下半只脚,有的只能横着脚小心翼翼地一级一级往上走。我担心我先生万一稍有不慎,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。

  我再次说:“老公,我们还是返回吧?这石级太危险了。”

  他回头冲我笑笑说:“我能行,我会小心的。”

  我只好叮嘱儿子护着他。走了一个多小时,我们在一块略微开阔的地方作休整。下山的游客告诉我们,从这里上山至少还要走三个多小时。他的体力能行吗?越往上,下山也就越远,他的体力会严重透支,对他康复非常不利。

  我的心跳“咚咚咚”地加快,手心捏出了汗。

  “老公,还是返回吧,等身体恢复了再来。”我再次劝阻我先生,“路太远了,我都走不动了。”

  他没回头,也没吭声。儿子回头给我使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:不要再说了。我知道他的倔劲上来了,他不仅仅是攀登脚下这座山峰,而且是登临心灵的山峰。我心中的焦虑渐渐放下,变得欣慰起来了。那一次次化疗放疗的情景不经意间又浮现在眼前。五次化疗,十一次加强放疗,他咬着牙挺了过来。最后一项治疗是“自体干细胞移植”。

  医生告诉我们,经过“自体干细胞移植”后大部分病人都能恢复健康,但需要在无菌层流病房呆二十多天。身体上的痛苦且不说,光是心理上的磨砺,很多病人就受不了,最终选择放弃。当时,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送他进入无菌层流病房,在即将分别的那一刻,我紧紧地拥抱着他,生怕别人抢走。他轻轻地掰开我的手,深情地对我说:“放心,我一定能走出来。”他挺了挺胸转身离去,步子虽小却是那么地坚定。我目送他穿过过道,进入层流探视室,进入更衣室,······我多么希望此刻时间暂停流淌,好让我再看一眼。

  第二天大剂量的化疗开始,此次化疗剂量是平时的几倍,药水一点点滴进去,人就呕吐,便秘,乏力,有生不如死般痛苦。我帮不上任何忙,只能不停地用短信鼓励他。他给我回复短信总是说:“还好!别担心,我能挺得住。”几天后,一位护工破例让我隔着一层玻璃看他,几天不见他头发全部掉光,脸色蜡黄,神情憔悴。那一刻,我的心都碎了,强忍着的泪水唰唰地流下来。他笑笑说:“别哭,没事,放心。”他在病房里一天天熬着日子,我在外面扳着指头日日祈祷。出层流病房的前一天,他强忍着痛苦,给医护人员写了一封感谢信。

  尊敬的血液科白衣天使们:

  你们好!我是一位坚强而又脆弱、玩劣而又理性的大小孩。虽然进层流病房早有心里准备,但孤独、寂寞、恐惧还是不期袭上心头,随着化疗移植的深入,呕吐、咳血、喉灸接踵而至,乏力、失眠、恶梦使我的情绪坏到冰点,是傅卫军主任、何海燕医生以及张裕、张小溪、龚瑞鑫三位护士给了我亲人般的温暖,一有空就来陪我说说话,耐心解释我提出的疑虑,第一时间告诉我血液检查中的小小变化,增强了我战胜病魔的信心。

  张裕就像一杯百年干红沁人心脾,用她那身怀六甲的坚守,诠释了长征人“立德惟长,技卓以征”的精神。

  张小溪恰似一股从森林中流出的清泉滋润心田,用她那娴熟的技艺和麻利的操作,印证了白衣天使的神圣与担当。

  龚瑞鑫好像瑞雪中振翅高飞的小鸟给人以春的希望,用她纯真的话语、热情的服务融化了我心中痛苦的冰山。

  在这里,我想以一首打油诗表达我痛苦又快乐的层流经历:

  又是一夜《喀秋莎》,风淋伴度层流关;(风淋房)

  老孙剃度出家日,九九难尽再出发。

  最后,我衷心地向你们表示深深的谢意和崇高的敬礼,并祝你们身体健康、工作顺利、万事如意!

  看到那封痛苦中充满着浪漫,脆弱中蕴含着坚强的信,我想,他定能春蚕破茧,凤凰涅槃。

  “妈,到了,快看,快看!”儿子的喊声拉回了我的思绪。我们汗流浃背地攀登了四个多小时,终于到达了灵山栈道。我站在栈道向下张望,上饶城区尽收眼底,真是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”眺望远山,那逶迤几十里高低起伏的裸露花岗岩峰顶似一条巨龙的“脊梁”骨架,让人想象一条巨龙曾在此涅槃。形成这一地质构造奇观,是由于灵山山势中心地势平缓,边缘山峰陡峻,且环状山系发育不均衡,环体各段保存程度不一,因而宛如一条硕大无比的巨龙盘踞在赣东北大地。其形态之奇特,规模之巨大,气势之雄伟,在江西绝无仅有,在全国乃至世界也极为罕见,故而灵山被赞誉为“神州第一龙”。

 

灵山无石不奇,“智慧的大脑”、“观音指路”、“雀兔之恋”…… 真是美不胜收,带给我无限的遐思。灵山无峰不绝,“鞋子峰”、“老子峰”、“猫咪饭甑峰”……峰峰险峻,千姿百态,活灵活现,让我流连忘返。最叹为观止的莫过于横空出世的华表峰,海拔1345米,人不可登,仰视至帽落才能见其顶,它凛然似齐天大圣手中变幻莫测的金箍棒,直插云霄,成为灵山的擎天一柱。此峰圆形,峰体条纹纵横,上下一般粗大,峰壁平削光滑,象形之处不言而喻,因此人们又称它为“金枪峰”、“中华龙根”。华表峰四周山峦重叠,群峰如戟,华表峰则独树一帜。我深深地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折服。

  我回头瞧了瞧我先生。他神态是那样淡定,目光是那样充满自信。他满怀豪情地对我说:“无限风光在险峰,不虚此行,不虚此行。”

  是啊,无限风光在险峰。庐山的云海,泰山的日出,黄山的迎客松,·····无不在险峰之上。人生的风光不也在险峰之上吗?

  司马迁因李陵之事而受宫刑,他忍受了肉体和精神上的巨大痛苦,用整个生命写成了一部永远闪耀着光辉的伟大著作——《史记》,被鲁迅称之为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离骚。”

  史蒂芬·威廉·霍金不幸患上了卢伽雷氏症,演讲和问答只能通过语音合成器来完成,医生预言他只能活两年,然而他坐在轮椅上不仅生活了46年,而且成为宇宙学和广义相对论的权威大家,被称为当代的最伟大的科学家。

  张海迪高位截瘫后自学完成小学、中学和大学知识,并学习针灸等十几种医学知识,为群众无偿治疗达1万多人次。她创作出《生命的追问》、《轮椅上的梦》、《绝顶》等文学作品,其中,《轮椅上的梦》已在日本、韩国出版,她被日本NHK选为“世界五大杰出残疾人”。······

  日落黄昏,紫雾蒙蒙,灵山像一艘巨轮,华表峰似高高的桅杆,挂一抹白云,形似巨轮扬帆起航。

  我站在华表峰下对着上苍默默祈祷,祝愿我先生鼓起生命的风帆,再次起锚,去攀登新的高峰,去探寻更美的风景。

  附作者简介:

  傅小菊,女,1965年出生,江西铅山人,江西省作协会员,铅山县作协副主席,有文章散刊在《散文选刊(下半月)》、《四川日报》、《光华时报》、《上饶日报》、《上饶广播电视报》、《上饶文艺》等。

更多请关注微信公众号“稻花香里”和“上饶县党政客户端”。
[ 责任编辑:杨舟 ]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