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上饶人曾任中共上饶县临时县委书记

上饶县门户网站 www.srxzc.com 来源: 上饶日报 时间: 2016-10-17 08:49:32 阅读:加载中..

 
10月14日早晨7:35,中央电视台《朝闻天下》栏目“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?英雄”专题片,用8分钟详细报道了我市弋阳县“斧头将军”黄开湘在长征路上的英雄事迹。

  黄开湘

  又名王开湘,男,汉族,出生于江西省弋阳县漆工镇黄家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,中共党员。

  鲜为人知的赣东北红军将领——黄开湘

  黄开湘(1908—1935) ,一位史诗般的人物,由于英年早逝而鲜为人知。《杨成武回忆录》中对他的详实描述唤起了我们的历史回忆,通过走访调查,给大家细说下真实的红军将领黄开湘。他是江西弋阳县人,先后在赣东北苏区和中央苏区工作,长征途中接替耿飙任红一军团二师四团团长,同团政委杨成武一道,取得了飞夺泸定桥,攻占天险腊子口等一系列伟大胜利。1935年11月上旬,长眠于北上抗日的路上。

  箍桶匠追随方志敏参加革命

  黄开湘家住弋阳县漆工镇黄家村。黄家村就在磨盘山的脚下,从黄家村上去就可以到磨盘山红军总医院。赣东北最著名的英雄人物方志敏是漆工湖塘村人,两地相隔十华里。漆工当时属弋阳县第九区,弋阳九区是革命暴动的发源地,也是革命根据地的发祥地。当年方志敏发动群众闹革命最初就是在自己的家乡——弋阳第九区,黄开湘是追随方志敏走向革命道路的。他小的时候,因家境贫寒,很早就学箍桶手艺,本地人都叫他箍桶匠。1927年10月底,他参加了方志敏组织领导的弋阳九区暴动后,逐步成为赣东北地区的革命骨干。1928年6月25日方胜峰会议后,方志敏决定派黄道去贵溪、黄开湘去上饶县,组织发动群众,举行武装暴动,开辟新的根据地,次年1月他以箍桶匠的身份为掩护,到上饶县秘密开展工作,4月,就在上饶县成立了临时县委,并担任临时县委书记。11月,他领导了上饶县茗洋关暴动,1930年1月,暴动成功之后上饶县苏维埃政府成立。

  从地方工作转到部队工作

  1930年8月,李立三“左”倾冒险错误传达到赣东北,为实现“左”倾冒险计划,中央军委命令赣东北红十军扩编。由1、10、19三个团,扩编为1、4、7三个旅。红军扩编就意味着要增加一大批军事干部,因此黄开湘服从党组织决定就由地方转到部队工作,担任了红十军第7旅的政委。1931年1月,因为全党纠正李立三“左”倾冒险错误,红十军又缩编为三个团即81团、82团、83团。他就改任为红十军第82团团长。1932年,赣东北根据地扩大,增加了一个新编的赤色警卫团。黄开湘就由红十军82团团长调任赤色警卫团,并担任第一任团长,后来赤色警卫团又扩编为赤色警卫师,由一个团增加为两个团,这样黄开湘又调回红十军。

  “斧头将军”获朱老总赠配枪

  1933年1月6日,中央电令闽浙赣苏区红十军调往中央苏区,协同中央红军共同粉碎国民党军的第四次“围剿”,使闽浙赣苏区跟中央苏区连成一片,闽浙赣苏区部队由中革军委统一指挥。1933年1月20日,红十军在贵溪县神前村改编为红十一军,下辖31、32、33师。由于黄开湘原来就是红十军第82团团长,改编后的红十一军有师的编制,他就担任红十一军第32师的师长。闽浙赣省委就在原赤色警卫师的基础上,扩容新编建成了新红十军。1月25日(农历除夕),闽浙赣苏区红十一军与中央红军第三军团一部(红31师),在上清宫会师。两支部队在泸西河畔沙滩上,接受了中革军委主席朱德、副主席彭德怀、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的阅兵。闽浙赣省委还给中央带了礼物,计黄金2000两、银元100余万元、药品40余箱,为经济极为困难的中央苏区解了燃眉之急。到中央苏区后,周恩来、朱德、王稼祥在接见红十一军领导人时,称赞闽浙赣苏区为中央解决了大问题。因为箍桶匠出身的黄开湘作战非常勇猛,在战场喜欢用斧头肉搏,他们还亲切地称黄开湘是“程咬金式的斧头将军”。朱老总把自己的手枪解下来,送给黄开湘说:“今后不要用斧头肉搏了,这支枪送给你。”他看到这支乌黑锃亮的左轮手枪,爱不释手,但又不好意思接。朱老总笑着说:“这枪不好吗?它可是从张辉瓒手中缴获的,正宗的德国货。”周恩来也笑着对黄开湘说:“你们给中央送来这么多黄金白银,中央却没有什么东西送你们。这样吧,我这块表也送给你,给斧头将军装备装备。”黄开湘到中央苏区不久即入红军学校学习,毕业后任红七军团19师师长。1933年9月,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开始后,中央军委成立了红军总供给部,任命赵尔陆为部长,黄开湘为政委。在“王明‘左’倾冒险主义”的错误指挥下,中央苏区日益缩小,红军在军事上遭到惨重损失。黄开湘找到周恩来,要求上前线。1934年春,黄开湘接替谭政,任红一军团1师政委。他与师长李聚奎率部参加了广昌保卫战、石城阻击战、老营盘穿插战等。

  接替耿飙任红1军团2师4团团长

  1934年的10月,中央红军进行战略大转移长征。12月,湘江战役后,红军损失大半,不得不缩编。经周恩来提议,黄开湘接替耿飙,任红1军团2师4团团长,杨成武任政委,两人开始了愉快的合作。

  遵义会议时,黄开湘和杨成武率红4团在松坎警戒7天,担负保卫中央在遵义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的任务,这是他参加革命以来最光荣,最感荣耀的一次。他拿着军团党委拍来关于遵义会议精神的电报,立即迅速传达到每个战士。黄开湘说:“我们一直盼望着毛主席指挥的心愿实现了。”

  在回师遵义的土城战斗中,由于敌强我弱,我军腹背受敌。为避其锋芒,我军主动后撤,正当红四团奉命从前线阵地撤下来的时候,突然又接到命令说:“朱总司令还没有回来,要掩护朱总司令后撤。”黄、杨急速带领80多名战士冲上山坡堵住敌人,掩护朱总司令后撤。朱总司令风趣地说:“急什么,诸葛亮还摆过空城计呢。”土城战斗是遵义会议后最大的一次战斗,也是歼敌最多的一仗。在这次战斗中,黄开湘充分发挥了指挥才能,立了战功,受到毛主席的表扬。

  1935年3月,红四团在掩护大部队转移后,又奉命作为先锋团向曲靖、昆明方向进击。这时刘少奇、陈云等中央领导和“八大姐(邓颖超、蔡畅、贺子珍、康克清等八人当时被称为八大姐)也随四团行动,红四团不但肩负着红军长征的开路先锋的任务,还要担任保卫任务。

  日夜兼程飞夺泸定桥

  1935年5月初,红军来到大渡河畔,国民党派部队前堵后追,妄想使红军成为“石达开”第二。红一师一团在杨得志团长的指挥下强渡大渡河,打开了北进的第一条通道。27日清晨,军委直接电令黄、杨率四团从安顺场出发,沿大渡河西岸,向泸定桥奔袭,全程320里,须三天内赶到。从大渡河到泸定桥全是山路,且崎岖泥泞,有的还是绝壁开凿出来的栈道。这时虽是初夏,但这里寒气逼人,山上白雪皑皑、银光耀眼,山下河水湍急、吐着白浪,令人心惊目眩。偏偏老天又不作美,还下起倾盆大雨,部队刚走了60里,便与敌交上了火。这股敌人被消灭之后,前面又报告有一营敌人扼守在山头上。等把这两股敌人都消灭时,时间已过了两天,要把耽误的时间赶回来,必须加快行军速度。红四团刚走了八里路,军团部又来了电令:

  黄(开湘),杨(成武):

  军委来电限左路军于明天夺取泸定桥。你们要用高速度的行军力和坚决机动的手段,去完成这一光荣伟大的任务。你们要在此次战斗中突破过去,夺取道州和五团夺鸭溪一天跑一百六十里的记录。你们是火线上的英雄,红军中的模范,相信你们一定能够完成此一任务的,我们准备祝贺你们的胜利!

  林(彪)、聂(荣臻)

  黄开湘从杨成武手中接过电报,语气坚定地说:“240里,拼死也要完成任务。”于是全团上下边动员边行军,一天一夜走完240里,凌晨6点准时到达指定地点。面对滔滔河面上仅剩下13根铁索的泸定桥,二连连长廖大珠等22名战士组成敢死队,背插马刀,手提驳壳,带着手榴弹,冒着敌人的炮火向前冲去。黄开湘站在桥头坐阵指挥,杨成武带着第二梯队紧跟在敢死队后面配合。战士们一边铺桥板,一面向前逼进,以大无畏的精神、压倒一切的气概向敌人扑去。经过数小时的战斗,终于夺取了被称为天险的泸定桥。当天夜晚12点,刘伯承、林彪、聂荣臻顾不上休息,在黄、杨的陪同下来到泸定桥。刘伯承站在桥中间动情地说:“泸定桥,泸定桥,我们为你花了多少人马,费了多少心血,现在我们终于胜利了。”聂荣臻也激动地说:“是啊,我们胜利了,这胜利是多么不容易啊!”四天后,军委通报全军,表扬了红四团。

  在茫茫草地为红军开路

  红军到了川北,粮食十分缺乏,战士中流传着“七月里来川西北,清水芦花吃的是青稞麦,艰苦奋斗为的是哪一个?为的是苏维埃新中国”这一歌谣。黄开湘虽是高级干部,也和政委一道与战士们同吃同住。他本是农村出身,对野菜十分熟悉,一到驻地就带领战士们采野菜,将仅有的一点粮食都留给了伤病员。

  1935年8月17日清早,红四团正在开干部会,黄开湘与大家商量过草地事情,突然来了个通知,毛主席指示:“红四团担任先锋团,必须从茫茫的草地上走出一条北上的红军路线来。”黄开湘说:“毛主席亲自把首先过草地的重担交给我们。坚决完成任务。”全团都感到任务无尚光荣,觉得眼前道路明亮无比,也觉得浑身是劲,充满了信心!

  8月21日清晨,红四团肩负着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期望向草地进军。请了个60多岁的藏族通司(少数民族地区将翻译和向导称为通司)带路,红四团一个连在草地上还与国民党军和藏族上层武装骑兵在“分水岭”边打了一仗。8月25日,这天行军特别快,因为通司说班佑快到了,但又遇上了大雨倾盆河水猛涨,拦住了去路。黄开湘就用绑腿接成绳子,自己带头先下冰冷刺骨的河水,一个拉着一个过河。到第六天,终于在茫茫的草地上,踏开了一条北上抗日的前进道路。在草地整整度过6天,困难重重的6天,红四团200多位年轻战士为过草地打开北上道路献出了生命。

  智勇双全攻克腊子口天险

  1935年9月14日,红四团到达甘肃境内的白龙江的莫牙寺。15日黄昏,师部送来一封信:“军团首长命令即速继续北进,以第一师第四团为先头团,向甘肃云南的岷州前进,3日内夺取天险腊子口,并扫除前进中阻拦之敌人!”接到命令,黄开湘召开了团重要干部会议,作了行动准备,当即连夜行军。许多战士高兴地说:“我们今天又当起先头团了!”。

  9月17日凌晨两点,部队吃了一顿好饭,就出发了。

  下午4点,腊子口传来密集枪声,一营正和敌人打得不可开交,黄开湘冷静地察看地形、地物,果断组织了一支迂回部队,翻越天险占领高地,居高临下,用手榴弹封锁敌人碉堡。黄开湘自己又带一支迂回部队渡河,第二天凌晨3点,全团进入总攻,经过两个小时激战,便全部占领了天险腊子口。这是长征途中少见的硬仗之一,也是出奇制胜的一仗,打出了红军的威风,显示了红军智勇双全,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的硬骨头精神,彻底粉碎了国民党企图把红军困死,饿死在草地的罪恶计划,充分展示了黄开湘的作战指挥才华。

  长眠在北上抗日的路上

  打下腊子口后,红军又神不知鬼不觉地挥师东进,到了哈达铺。在哈达铺休息两天。在这期间,按毛主席的指示,部队进行整编,四团编为一纵队的四大队,黄开湘任大队长。9月23日,又奔赴北上抗日征途的最后一段路程,经过六盘山时,毛主席特意提到英勇冲锋的红四团,鼓励大家发挥过去优良的战斗作风。10月18日进了吴起镇,毛主席率领中央领导机关也来到吴起镇并休整了一个星期。11月6日,在甘泉县附近的村里,中央红军与刘志丹、徐海东同志率领的红二十五、二十七军会师。中央召开了全军干部会议,参加完会后黄开湘还参加了会餐。第二天,黄开湘因长期风餐露宿,与冰雪搏斗,过度劳累病倒了。病来得非常凶猛,病情非常严重,连续数日发高烧到40度,陷入昏迷之中还以为在指挥战斗,自己抓起了藏在枕头下面的左轮手枪……没有追悼仪式,没有隆重葬礼,只用了一块木板在他的坟头书写了“黄开湘之墓”,这也是鲜为人知的一面。(执笔:吴晓俊)

  以黄开湘为原型的电影《勇士》,将于近期重磅上映!

  电影《勇士》以红军长征途中强渡大渡河,飞夺泸定桥的英雄史实为原型,硬汉集结,生动表现出红军战士的勇士之魂和勇士之情。其中,被定义为“红四团灵魂人物”,亦有“斧头将军”、“百胜王”等称号的黄开湘将由李东学扮演。

  电影展现了一番生死交锋的战争景象,在险峻的山川河流之间,索桥宛若一柄钢刀,无惧生死的热血勇士们并肩作战,为了革命胜利而在铁锁上奋力前进。重现了当年惊心动魄的战争场面,还原了那场惊心动魄的战役,彰显了勇士们的大无畏精神。

  黄开湘团长一角,在片中率领22名突击队员穿越枪林弹雨的围剿。他与于小伟、聂远等人组成最燃勇士兄弟团,还原历史上真实的钢枪硬汉,上演最激烈带感的飞夺泸定桥,在中国革命史上谱写了不朽的一页篇章。“飞夺泸定桥”可谓是一段最耳熟能详的战役,不仅小学课本中有其一席之地,同时也被美国西点军校当成课题。而这段最熟悉的军史传奇,最有型的勇士军团,最震撼的战争视听,最动人的兄弟情义也即将在大银幕上与观众见面。

  图文来源:上饶日报

更多请关注微信公众号“稻花香里”和“上饶县党政客户端”。
[ 责任编辑:杨舟 ]
分享到: